员工风采

坚定不移地跟党走——记获得“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的一对革命伴侣

作者: 马麦丽     时间: 2019-10-08     点击: 612次    分享到:

坚定不移地跟党走

——记获得“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的一对革命伴侣


眼前的这一对夫妻,他们两鬓白发,却精神矍铄;他们相濡以沫携手前行61载;他怀揣着共同的理想信念,以不同的形式参与到解放斗争中,他们是解放战争年代年代新青年的代表,他们以坚定的理想信念跟党走过72个春秋,这就是解放前参加革命、现年95岁的鲍宪章和他89岁的妻子袁宗健。当这一对白发人同时拿着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时,激动地说:“感谢党!我们很高兴见证了改革开放国家的繁荣富强。”

义卖报纸犒军队

袁宗健建老人回忆说:“1949年,那时我17岁,解放军入驻湖南长沙,部队宣传人员到学校动员,那时我知道解放军是为了让劳苦大众过上好日子而奋战在前线,是人民的军队。在部队人员的鼓励下我积极地参了军,成为了一名学生兵。”

那时,她很想为解放军做点事,就发动身边各个学校的同学从湖南日报拿到报纸走街串巷义卖,义卖后将本钱给了报社,剩余的钱他们买了两扇猪肉,拉着板车,敲锣打鼓地给解放军送去。看到自己用双手可以为解放军做点事,真是热血沸腾。

当时她还写了一篇《义卖报纸犒军队》的稿子在湖南日报发表。后来根据组织安排她在师直政治部当了文艺兵,还作为文化教员教军人识字。在业务联系中认识了当军事教导员的鲍宪章。随着时间的推移,志趣相投的一对青年慢慢发展成恋人。

那时的部队都是供给制,衣服统一配发、管吃管住。在袁宗建老人的印象中,最深刻的记忆就是每月发五毛钱,后来涨到两块,够买一条肥皂、一个牙刷、一管牙膏。她说:“回想当兵的日子,我觉得很充实,因为我们有坚定的理想信念。”

哪里需要,我们就在那里

“说起我老伴啊,他很厉害的。1948年他在北京上学期间就给北京地下党传递信息。当时国民党特务查的紧,可是他坚持参加党的外围组织活动。因为老伴相信:“只有跟着共产党才能建设新中国。”他先后在广东陆丰守过海防,后在东北第四军野战军工作当了一名军事教员。没有轰轰烈烈的事迹,但是不变的是一如既往的当好一名人民子弟兵。

1958年随着东北建设兵团十万大军开发北大荒,夫妻两被分配到在黑龙江的五常县工作。那时国家提倡大炼钢铁,夫妻两被分配到地质队,整天在外边跑找铁矿,风餐露宿的从来没喊过一声苦。部队转业后,他们两口子响应毛主席号召参加了三线建设,1970年坐车铁皮火车来到了韩城。

“那时我们带着年幼的孩子住在上峪口农民养过马的窑洞里,没有门窗,门上挂着一个草袋子,睡觉打地铺。晚上赶上刮风早上起来满头满脸都是土,嘴里都是沙土,就是这样的环境,我们坚定了留下。丈夫成为了一名供应科的科员,我被分配到生产科,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了井下工程师,我跑遍了上峪口、下峪口井下采掘进面。我也是建矿以来唯一的一名女工程师。”袁宗健介绍着。

不当兵了,鲍宪章刻在骨子里的军人本色没有丢,他将毛主席提出的吃苦在前,享受在后的话一直记在心里。

1958年鲍宪章转业时是连级干部,每月工资79元,上班很多年了工资一直没变,因为每次他都会将涨工资的名额让给了别人,每到年底评先进时他也推给别人。他常说:“我转业后工资本来就比别人的高,把名额和先进给需要的人吧!”直到退休他的工资跟着普调涨到103.5元。

感谢共产党

袁宗健激动地说:“老伴69岁那年得了胃癌,此后还得了肾癌,现在查出了肠癌,经过三次抗癌治疗现在活到了95岁,我要感谢共产党!没有党的好政策,我怕我们两个都活不到现在。”

老人扳着手指说着:“我和老伴每个月好几千的医药费国家100%报销,每月有发的保姆费、交通费、生活补贴、现在还有高龄补贴。共产党好啊!”“现在的日子真好,我和老伴要多看几年祖国的大好河山。”

这对夫妇用国家发给的书报费订阅了《老年文摘》、《文摘报》、《炎黄春秋》。他们多年来养成了每天看报的习惯。老人眼睛尚好,有时看到好的文字就读给老伴。即使现在,他们仍然雷打不动地坚持看中央一套的新闻联播节目,看着国家繁荣强大,他们为生活在这个年代而觉得幸福。

坚定共产主理想信念代代相传

袁宗健老人说:“我们一直为党奉献,党龄却不长。由于当时历史背景,我和老伴家里是地主成分,入党一直得不到审批。但是我们没有气馁, 坚定不移跟党走,坚定共产主义理想信念,终于经过了组织的考验,我和老伴才成为了党的人。”

老人的儿子鲍峰,谈起自己的父母很是自豪:“父母就是我的榜样,我一直很努力地工作着,虽然那些年由于历史的原因我没能上大学。1989年在父母的鼓励下我考取了陕西煤校,凭着很强的机电业务能力以及踏实肯干的本领,成为矸石电厂的一名中层干部。多年来在岗位上时刻以一名共产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尽职尽责干好工作,一直到2016年退休。”

鲍峰说:“父母就是我人生最宝贵的财富,我今年60岁了 ,还有一对双亲在身边真的很幸福。我母亲每当周末就会和我的女儿视频。母亲对我一双在上海、北京已参加工作的儿女影响很大。记得我儿子在上高中时就入了党,女儿大二也入了党。我们一家六口人,五口人都是党员。现在我退休了,看到他们在各个岗位为祖国奉献着自己的青春,我很欣慰。”(马麦丽

上一篇:北元化工:生产一线的“亮剑”人物 下一篇:陕建机股份职工姜小平珍贵藏品再现新中国开国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