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團新聞

陝西日報(頭版):小煤塊 大文章​

作者:張連業     時間: 2019-08-28     點擊:3333次    分享到:

    編者按:陝西日報社總編輯張連業撰寫的近6000字《小煤塊 大文章》,用小煤塊的內心獨白告訴讀者,陝煤的過去、現在和未來,陝煤精神躍然紙上,平實的語言、深刻的思考,全方位、多角度地展現了陝煤對陝西經濟和我國煤炭事業的擔當與責任。讀懂陝煤,從這裏開始——

 


陝西日報  2019年8月28日  1版


小煤塊 大文章


■ 如何理解我省經濟發展“平穩中有進、平穩中有憂、平穩中有變”的基本面?如何推動高質量發展?這既需要從宏觀層面分析,也需要從微觀層面打小口徑“深井”,見微知著。

■ 在當前陝西高質量發展進程中,能源産業仍被賦予更多職責使命:能源産業穩,則陝西經濟穩;能源産業優,則陝西經濟優;能源産業強,則陝西經濟強。解剖陝煤集團,對于觀察陝西能源産業乃至全省經濟發展具有較大參考價值。

■ 經曆了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陣痛與紅利,陝煤集團對高質量發展的理解更加深刻:這是一場遲來但必須打好的戰役;高質量發展絕不是吹吹打打輕松而至,必須以滾石上山的毅力和自我革命的“悲壯”爲支撐。

■ 陝西是國家重要的能源基地,以優質能源推進自身高質量發展是分內之事,助力共和國高質量發展是責任擔當。無論陝煤覆蓋“半個中國”,還是西電東送、西氣東輸、南水北調,陝西默默爲共和國貢獻著優質“能量”。

本報記者 張連業

自去年起,陝西日報社先後開展了10余次全媒體行動。每次均由一名班子成員帶領陝西日報及其旗下三秦都市報、西部法制報、陝西農村報以及陝西傳媒網、掌中陝西等報刊網端微20余名記者,針對全省重要領域,蹲點調研采訪,梯次刊發全媒體新聞産品。

7月31日至8月5日,陝西日報社再次開展全媒體行動,調研采訪對象是陝西煤業化工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陝煤集團”)。從西安到渭南,從銅川到延安,在我們這些被稱爲“早已不再是記憶中傳統媒體模樣”的全媒體記者眼中,看到的是一個“早已不再是記憶中傳統煤炭企業模樣”的陝煤集團。與深藏地下億萬年的小煤塊對話,我們感受到了陝煤集團乃至陝西省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高質量發展的大文章。

(一)選擇我,選對了

爲什麽選擇到陝煤集團調研采訪?

省十三屆五次全會總結陝西上半年經濟工作,安排部署下半年任務,審議通過了《關于推動高質量發展的實施意見》。

如何理解我省上半年經濟發展“平穩中有進、平穩中有憂、平穩中有變”的基本面?如何推動高質量發展?這既需要從宏觀層面分析,也需要從微觀層面打小口徑“深井”,見微知著。此爲一。

在當前陝西高質量發展的進程中,能源産業仍被賦予更多職責使命:能源産業穩,則陝西經濟穩;能源産業優,則陝西經濟優;能源産業強,則陝西經濟強。陝煤集團是我省能源企業的重要代表,2015年以來連續5次上榜世界500強榜單。2017年以來,陝煤集團利潤總額占陝西省屬企業的三分之一;陝西煤業股份公司2018年利潤109.93億元,接近陝西全省50家上市公司利潤總和的一半。今年上半年,陝煤集團實現營業收入1435億元,實現利潤76.24億元,均創曆史新高,對我省經濟增長的貢獻舉足輕重。

解剖陝煤集團,對于觀察陝西能源産業乃至全省經濟發展具有較大參考價值。此爲二。

陝煤集團高質量發展走在全省乃至全國前列。15年來,經曆了規模宏大的去産能與産能置換,經曆了“三去一降一補”等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陣痛與紅利,經曆了全省首個混合所有制暨員工持股改革試點,經曆了債轉股規模居全國企業第一,經曆了科技創新居于世界前列,陝煤集團對高質量發展的理解更加深刻:這是一場遲來但是必須打好的戰役;高質量發展絕不是吹吹打打輕松而至,必須以滾石上山的毅力和自我革命的“悲壯”爲支撐。此爲三。

我們仿佛聽到小煤塊在說話:選擇我,選對了。

(二)我長眠地下,爲的是你的安好

從2014年開始,在國家去産能政策出台之前,陝煤集團即率先啓動關閉資源枯竭、安全環保指標差、競爭力弱的8對礦井。國家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政策實施以來,陝煤集團將原計劃3年關閉的18對礦井在2016年一年內關閉到位,退出落後煤炭産能1815萬噸,占全省62%。與此同時,陝煤還退出落後鋼鐵産能60萬噸。

落後産能退出的背後,是5萬名礦工的轉崗再就業,除了成建制遷往陝北新區和彬黃礦區二次創業外,余下部分就地轉崗安置。銅川王石凹煤礦是國家“一五”時期,蘇聯援建的156個重點工程項目之一,由列甯格勒設計院設計,被譽爲共和國煤炭工業的長子和陝西煤炭經濟建設的台柱子。

8月1日,記者在王石凹礦區,看到的是幾名留守礦工正在忙碌著,爲工友們守護曾經相依爲命的老礦井;一台台機器鏽迹斑駁,靜靜停在那裏;一排排蘇聯專家樓和員工宿舍樓空無一人,挂滿了蛛網。2015年以來,2700多名礦工含淚從熟悉的這裏搬走奔赴新的工作崗位,他們或走進陌生的生態農場,或走進周邊陝煤集團托管的他人的礦井。整整半個世紀,他們的先輩在這裏“獻了青春獻終身,獻了終身獻子孫”;如今,這裏正在建設10億元規模的實景工業遺址公園,這既讓他們失落,又讓他們欣慰,畢竟留下了一個念想。黃昏時分,他們常常三五成群回到這裏,待上半天,久久不去。他們也清楚:王石凹“生的偉大、退的光榮”,這是曆史的必然;集團公司爲了他們再就業而設立的産業目前並沒有贏利的能力,所有的包袱都由集團背著,對此他們充滿了深深的感激。礦工們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告別負重前行的過去,迎接充滿希望的未來。

落後産能退出的“減法”,換來的是優質産能的“加法”。鑒于陝煤集團落後産能退得早、退得徹底,國家在嚴控産能政策背景下,新增核准了陝煤集團在陝北、彬長礦區等6個礦井項目,增加優質産能近6000萬噸。隨著陝北第二個千萬噸礦井集群建設落地,陝煤集團優質煤炭産能占比達到95%以上。另外,在區域協作換量中,陝煤集團堅持商業模式創新,與重慶市政府以煤炭産能置換爲突破口,開創了“産能置換+保障供給+物流投資”的深度合作模式,得到了國家發展改革委和中國煤炭工業協會的充分肯定,並入選2017年全國煤炭行業十大新聞。

在“去産能”的同時,陝煤集團積極與金融機構合作“去杠杆”。實施債轉股業務以來,陝煤集團已與陝西金資、國家開發銀行、建設銀行、交通銀行、興業銀行等金融機構簽訂了845億元的債轉股協議,2017年落地金額已超過454億元,規模在全國企業中名列第一,使陝煤集團的資産負債率下降了10%,企業資本結構更加優化。

一“減”一“加”見真章。我們仿佛聽到地下的小煤塊在說話:我們還有很大的儲量,開采十年八年沒有問題。我們渴望看到外面多彩的世界,但我們深知自身條件不好,環保不達標。我們甯願長眠地下,爲的是你的安好。

(三)我習慣了孤獨,爲的是你身上的西裝領帶

煤礦工人的工作狀態是什麽?

礦燈、安全帽、一身煤灰的工作服?井下三五一組緊張忙碌,間或打著葷、罵著俏?眼睛和牙齒的白與滿臉的黑成強烈對比?升井洗浴,浴池裏飄著一層細細的粉塵?

不。那只是路遙在醞釀枕棺之作《平凡的世界》時,下礦井體驗生活的典型場景。新中國成立70年,一切都變了模樣。

在黃陵礦業一號井,記者們見證了現代化礦井采煤場景。偌大的中控指揮中心,幾位身著西裝領帶的工作人員坐在大屏幕前,與井下一位巡查人員視頻對話,確認無誤後,按下紅色啓動按鈕。透過屏幕,可以清晰地看到地下傳送帶、采掘機、煤塊開始動了起來……

黃陵礦區這一智能化無人開采成套技術,徹底變革了煤炭産業生産組織形式,使其由勞動密集型邁入技術密集型,大幅減少了危險區域作業人數,爲徹底建成本質安全型礦井奠定了技術條件。其成果指標達到了國際領先水平,獲得2015年中國煤炭工業協會科學技術獎一等獎,並以此技術爲依托,獲批全國首家煤礦智能化開采技術創新中心。從2008年至今,“遠程幹預+地面操控+井下巡視”的智能化無人開采技術已在黃陵礦業公司實現了從薄煤層、中厚煤層到厚煤層的智能化開采全覆蓋和常態化運行。目前,黃陵礦業已完成智能化開采技術五項企業標准編制工作,其中兩項標准入選國家能源局行業標准編制計劃,預計2019年年底完成。這標志著中國煤炭工業跨入智能化“無人開采”時代,並實現了智能化開采技術領跑世界。

創新不僅體現在黃陵礦區,其他礦區也有各自的“殺手锏”。神南礦區開創的“110-N00工法”,運用“切頂短臂梁”理論,自動成巷,實現無煤柱開采,被業界稱爲第三次礦業開采技術革命。

創新不僅體現在開采環節,還體現在終端産品上。通過精選加工和精細包裝,以“互聯網+”的營銷模式,陝煤一批煤炭産品像白面大米一樣,可通過電商平台論斤銷往省內外。通過對煤炭資源的“吃幹榨淨”,煤矸石發了電,爐渣、粉煤灰制成了磚,實現了循環發展。

高質量發展是以人爲本的發展。我們仿佛聽到小煤塊在說話:以前爲我們“接生”的是一群群熱熱鬧鬧、滿身煤灰的礦工們,如今卻只見機器不見人,不免冷冷清清。但我們已習慣了孤獨,爲的是新時代礦工身上那雪白的襯衣和鮮紅的領帶。

(四)我長途跋涉,爲的是貢獻共和國高質量發展的陝西能量

在陝煤集團,記者看到了一份特殊的中國地圖:以陝西的北部爲原點,流動的“筋骨”延伸到西北、華北、華中、華南、西南五大區域。

這是陝煤集團在全國的物流布局圖,這是樞紐經濟、門戶經濟、流動經濟在陝煤集團的實踐,也是陝西對共和國高質量發展的貢獻。

在多年曆史積澱的基礎上,陝煤集團通過織密、接駁、水陸並用等方式,布局自己的物流産業,將自身的“筋骨”延伸到大半個中國。

織密鐵路。陝煤集團運營及在建鐵路裏程約580公裏,整合內外部相關資源後鐵路裏程達到1000公裏,裏程、運能、運量均居全國前列。不久的將來,陝煤將在對內實現4條鐵路直連直通的基礎上,對外實現7條鐵路互聯互通,形成九大原煤出口外運格局。

接駁水運。陝煤集團在珞璜、萬州、果園、涪陵、荊州、枝城建設大宗産品物流基地,加快長江中上遊物流節點布局,爲煤炭産品南下,鐵礦石北上提供支撐。

水陸並用。陝煤集團依托鐵路物流網絡,積極在疏運端打造達海通江連運河體系,形成“一秦一曹兩黃青島日照”六大出海口,“一襄一荊一渝”三大入江通道,經山西中南部通道梁山北站連通京杭大運河。

在蒲城清潔能源化工有限責任公司,記者了解到,陝煤集團斥資80億元打造全球最長的600余公裏輸煤管道即將投運。屆時,從陝北榆林到這裏,水煤漿可以像原油一樣,實現從井口到加工車間的長距離無縫銜接,通過目前全球最先進的DMTO二代煤轉化技術裝備,將煤炭轉化爲甲醇,並進而轉化爲聚乙烯、聚丙烯等化工原料,銷往長三角、珠三角等區域。制成的相關産品,又通過中歐班列“長安號”集結,駛向“一帶一路”沿線國家。

作爲中國重要能源接續地的陝西,向全國輸送的不僅有煤炭及其化工原料,還有西電東送、西氣東輸、南水北調等等。而這些都是共和國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基礎。

我們仿佛聽到小煤塊在說話:我們不僅是陝西高質量發展的基礎,更要爲全國高質量發展作貢獻,跑得再遠也心甘情願。

(五)我枕戈以待,爲的是世界高峰那面五星紅旗

富煤缺油少氣,這是我國能源資源禀賦的基本面,也是陝西資源存量的基本面。隨著全球煤炭資源開發形勢的變化以及自身多年的創新積累,中國,尤其是陝西,理所應當居于全球煤炭資源開發利用水平的最高端。

事實亦是如此。無論是煤炭開采技術,還是轉化技術,陝西的水平既是中國的水平,亦是世界的水平。但在煤炭資源産業集群發展方面,在世界一流煤化工園區建設方面,我們在世界高峰上還有待于插上一面鮮豔的五星紅旗。

這是陝西多年的夢想。進入新世紀以來,陝西省委、省政府面對巨量煤炭的地球饋贈,並未放任開發,而是本著對人民負責、對曆史負責的態度,制定並嚴格遵循“三個轉化”戰略導向,凡是不就地開展煤電、煤化工深度轉化的企業,一律從嚴管控煤炭區塊的批複。正是這份堅守,才使得陝北這一國家能源接續地可持續發展有了基礎保障。

陝煤集團開始滿世界跑了,跑專家、跑企業、跑園區。于是有了陝煤集團“二次創業”的構想。在陝北高端能源化工基地,陝煤集團按照省委、省政府“三個轉化”的戰略部署,計劃總投資1022億元、年處理原煤2014萬噸的榆林化學公司煤炭分質利用制化工新材料示範項目正式啓動,目前正在緊張建設中。

該項目將把陝煤集團自主研發的煤炭分質利用技術和國內外高端化工技術集成起來,通過園區優質的發展環境和低成本、大批量的基礎材料,吸引高端産業和高新技術企業入園,最終實現煤炭資源與紡織服裝、建築裝飾、汽車材料、航天航空材料等高端制造産業的銜接。該項目承載著陝煤集團轉型發展的希望,肩負著打造陝北能源化工全産業鏈示範基地的使命。

我們仿佛聽到小煤塊在說話:立足煤、做足煤、做精煤,建設世界最先進、規模最大的煤化工産業園區,我枕戈以待,盼望著將五星紅旗插到世界高峰上。

(六)我將無我,爲的是規避“資源詛咒”那奮力一跳

煤炭市場的變化有些像陝西的天氣,春秋短、冬夏長。然而帶給資源企業、資源産業、資源富集地區更大、更長遠的困擾,是“資源詛咒”的風險。

“資源詛咒”是一個經濟學概念。有學者通過對全球主要資源富集區域多年比較研究,發現豐裕的資源對一些國家和地區的經濟增長並不是充分的有利條件,反而是一種限制。自然資源禀賦與經濟增長之間有著顯著的負相關性。主要表現在:注重賣資源,輕視技術創新;産品加工鏈短,最終消費品比例低;生態環境壓力大,資源枯竭導致可持續發展難以爲繼等等。

規避“資源詛咒”是資源富集地區在制定區域産業布局、經濟規劃需要重點考量的因素,亦是大型資源企業應盡的責任和自身可持續發展的需要。

陝煤確定了“十四五”高質量發展規劃:以煤爲基、新能源與新材料並進、技術與金融雙驅、蛻變轉型,從一個傳統能源企業打造成爲具有世界影響力的清潔能源供應商、新材料與高端制造服務商,成爲世界一流企業。到“十四五”末,擁有10萬産業工人,6000億元資産,支撐5000億元銷售收入和5000億元A股市值,實現500億元利潤。

爲了這一目標,陝煤集團一直在努力。近年來陝煤集團累計投入研發資金約300億元,先後建成6個國家級研發平台,5個省級工程中心,9個省級企業技術中心;累計獲得省部級及以上科技獎勵128項,申請專利2228件。目前,陝煤集團新材料、新能源等一批擁有自主知識産權的技術成果已經走出實驗室,邁向産業化。納米流體吸能新材料、透明導電薄膜等15項科技成果,有7條線已開始生産,其他8條線正在調試。

著眼于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革命,在做強做大西安技術研究院的基礎上,陝煤集團投資20億元的上海技術研究院已投入使用,北京、深圳兩個研究院正在加緊布局。

2017年,陝西省第一家由企業興辦的複合型企業大學——陝西思創學院正式開課,一則爲企業培養高素質管理人才,二則成爲陝煤集團發展的智囊團和策源地。

我將有我是本分,我將無我是境界。我們仿佛聽到小煤塊在說話:雖說陝北的煤炭資源可以開采百年,可“百年之後”呢?我必須在精壯之年找好“接班人”。否則,溫水煮青蛙,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小煤塊,大文章。它折射出陝煤集團高質量發展的大邏輯,折射出陝西高質量發展的進程,更折射出共和國高質量發展的脈動。

點贊陝煤,期待陝西,祝願祖國。

 

上一篇:陝煤集團參展2019中國國際智能産業博覽... 下一篇:陝西省副省長趙剛到陝煤集團下屬企業調研